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新京报》元老戴自更被“双开”

北京市纪委周五发布公告说,自称“改革者”的《新京报》创始人戴自更被“双开”,指控他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受贿数额巨大等罪名。有舆论揣测,掌管《新京报》十多年的资深媒体人落马,与这家报社的“敢言”和吴小晖案有关。

北京市纪委监委周五发布公告说,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总经理、《新京报》创始人兼原社长戴自更被“双开”,也就是开除党籍和公职,并将他移送检察机关处理。

公告罗列了戴自更的一连串罪名,包括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与他人发生不当性关系等等。公告还特别指出,在党的宣传工作中,他没有正确履行职责,造成不良影响。这样的评价普遍被认为是他没有时刻服从中央的宣传指令,刊登了一些“相对独立”的报道。

“敢言”媒体的资深媒体人

56岁的戴自更曾任光明日报社直属报刊社工作部主任,他在2003年创办了《新京报》,并出任社长,一干就是十几年。2017年8月,他被调任北京文化发展集团总经理。

2019年6月,北京市纪委宣布,戴自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香港《明报》当时报道说,《新京报》长期被看作是一家“敢言”的媒体,多次顶住官方压力刊登了监督报道。2011年,这家报社被北京市委宣传部接管。

与戴自更有过一面之交的《中国青年报》原《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对本台记者表示,尽管《新京报》刊登了一些犀利的报道,但它归根结底还是一家官媒。而戴自更作为报社掌门人,想必不是清白的。

“我估计他多少犯了点事。不能说你在新闻改革上有点成绩,你就不是一个贪官。你当然也可能是个贪官。我不相信他很清白,因为在中共体制下,没人能够清白。”

《明报》的报道还说,戴自更在离任《新京报》前曾大幅刊发报道,为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辩护,被认为是在替安邦“洗地”。2018年,吴小晖因集资诈骗、职务侵占罪等,被判刑18年。

戴自更2015年曾在接受自家媒体专访时说,他创办《新京报》的初心,就是办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报纸,揭示和还原事件真相。他认为《新京报》在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方面是有些成绩的。

2008年7月24日,《新京报》在一篇对前美联社驻京记者刘香成的专访中,刊登了一张“六四事件”中被戒严部队枪击的受伤民众的照片。事发后,当天的《新京报》被紧急收回,当局还将此事认定为“严重政治事件”。

戴自更去年被捕后,致力于保护记者免受迫害、推进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国际组织曾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他。声明说,中国政府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逮捕一名资深媒体人,再次显示出当局对新闻自由的蔑视。

每个官媒高管都有“小辫子”?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认为,在“党媒姓党”的舆论环境下,戴自更这样的体制内人士很容易被“和谐”。

“我认为只要是在体制内的媒体人,当局如果想给他们安个罪名,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戴自更在政治上的某些问题或是被吴小晖案连累了,(当局)都能够恰如其分地把他的这些‘小辫子’抓起来。”

高瑜指出,近年来被调查的前中国官媒高管不只戴自更一个人。2017年8月,原中新社社长、党委书记刘北宪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三个月后,他被开除党籍,并被取消退休待遇。中纪委发布公告说,刘北宪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滥用职权、收受他人财物,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记者注意到,当局指控刘北宪和戴自更的罪名有不少相似之处。

高瑜表示,像“收受他人财物”这样的行为到头来还是中国新闻体制的恶果。

“到底为什么抓戴自更?当然还是个政治问题,即便是经济问题也离不开政治问题。你要说他有腐败问题、生活作风问题等等,我都相信。(这些问题)太容易被抓出来了。”

就连戴自更本人此前都公开承认,他办报多年,结下了不少恩怨。他在几年前的专访中说:“(我)得罪人肯定有…… 等哪天退休了,我挨个去向人道歉,看看能不能得到他们的谅解。”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文章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首发于 2020-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