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国行动计划”两周年硕果累累 剑指“非传统情报分子”

在“中国行动计划”启动两周年之际,美国司法部发布文章总结这项行动所取得的成果,包含揭露中国“抢劫、复制、替代”战略,锁定中国“非传统情报分子”,以及利用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曝光中国海外影响力活动等。因为美国政府大动作查办,两年来,这项计划已促成近七十起与中国相关的起诉案件。

由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司牵头、联邦调查局等多部门参与的“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届满两周年之际,司法部发布年度报告回顾成果,称这项计划在应对和阻止中国的违法和恶意活动上取得成效。

 

 

揭露中国抢劫、复制、替代战略

“司法部在反制中国以美国为代价来增强其经济和军事实力的系统性行动方面,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重大进步。”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11月16日在一份年度回顾声明中表示。

根据官方数据,“中国行动计划”从2018年11月发起至今,美国司法部已提出六十八起中国相关的起诉案件。其中,有超过十宗是与中国有关联的窃取商业秘密的案件,五宗是经济间谍案。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日前曾表示,中国对美国的间谍渗透无所不在,美国正在调查的约五千件反间谍案中,几乎半数与中国有关联。

司法部把经济间谍和商业秘密盗取案件视为“中国行动计划”的第一要务。

司法部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部长德默斯在报告中特别提到2018年起诉联电与福建晋华共谋窃取美国半导体公司美光(Micron)技术的案子,他称这是中国“抢劫、复制、替代”的战略。“中国的这个战略就是抢劫美国机构的知识资本,复制窃取来的技术,然后试图在中国乃至全球市场上替代美国的机构。”

 

美国司法部助理部长德默斯(John Demers)在报告中特别提到2018年起诉联电与福建晋华共谋窃取美国半导体公司美光技术的案子,他称这是中国“抢劫、复制、替代”的战略。(路透社)

美国司法部助理部长德默斯(John Demers)在报告中特别提到2018年起诉联电与福建晋华共谋窃取美国半导体公司美光技术的案子,他称这是中国“抢劫、复制、替代”的战略。(路透社)

 

锁定中国“非传统情报分子”

“中国行动计划”的另一个工作重点是针对中国在美国进行渗透工作的查办。司法部表示,美国学术界自由开放的传统,容易被中国利用。“中国行动计划”因此制定了执法战略应对“非传统的情报收集者”。

过去一年中,联邦检察官对十名隶属于美国研究机构的学术人员以欺诈、虚假陈述、偷税等罪名提出指控,目前已有三人认罪。这些被起诉的研究人员多与中国的人才计划有关联。此外,联邦调查局和联邦检察官今年还起诉了六名隐瞒军方背景、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军人。司法部指出,在这些调查和指控曝光之后,美国国务院关闭了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并有一大批未披露身份的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研究人员逃离了美国。

在纽约新学院(The New School)任教的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说,过去三、四年来,美国对于中国利用学术、统战渗透牵制美国社会的言论自由的做法,有了更清楚地认知及跨越党派的支持。

“像孔子学院、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一些中国媒体以及以民间组织存在的协会、或大学,直接间接从中国政府拿钱等等,一方面它伤害了学术的独立性,也对美国社会重视的言论自由造成直接威胁。” 滕彪说。

曾任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中国科科长的包士可(Joseph Bosco)对本台表示,在司法部及情报机关合力侦办下,让美国社会重新意识到中国的威胁不只来自于台面上的军事扩张或人权侵犯。

“这个中国倡议已经转变了整个美国看待中国情报行为、科技盗窃、以及利用非传统方式渗透美国的方式。(起诉案件)暴露了中共政权对西方社会恶意影响的事实,这对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是有革命性意义的。”

然而,美国政学界也对侦办中国渗透可能引起的种族歧视问题有所辩论。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的法律系教授陆梅吉(Maggie Lewis)多次撰文呼吁,在正视中国威胁的同时,这些调查人员也应该接受适当的反歧视训练,避免“中国”一词在美国成了偷窃、邪恶、欺骗等负面或歧视标籤。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曝光中国海外影响力活动

除了关注商业窃盗和学术渗透,“中国行动计划”的其它重点还包含应对中国情报活动、恶意网路活动、加强外国投资审查和电信安全以及应对中国恶意海外影响力活动。

司法部提到,“中国行动计划”利用《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增加中国外国影响力行动的透明度和曝光率。过去一年来,司法部针对FARA开启的调查创下新高,外国代理人年登记量与2016年相比也已翻倍,其中包含多家在美国运营的中国媒体。

包士可说,回顾特朗普总统四年,他虽然是一位具有“颠覆性” (disruptive)色彩的非传统政治人物,却是美国近代史上“ 首位以有意义和全面性战略与中国对抗的美国总统”。他期望新任政府在正视中国影响的战略上有所延续。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文章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首发于 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