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病毒来源是武汉病毒所?美外交电报两年前曾示警

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不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源头,又成为关注的焦点。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美国国务院早在两年前就注意到武汉病毒研究所安全管理不善的问题,内部的外交电报曾两度提出警告。究竟这次的世纪疫情大流行,源自武汉实验室意外泄露的可能性有多大?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罗金(Josh Rogin)14日的文章披露,国务院内部被标注为“敏感、但非机密”的电文显示,美国官方两年前就已经注意到中国科学院辖下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有管理不善的隐患。

2018年1月19日送回华盛顿的电报中提到,美国外交人员拜访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发现,武汉病毒所“严重缺乏”受过适当训练的科研人员及调查人员,以安全操作需要受严格管控的“新实验室”。

这里指的“新实验室”,应是指武汉病毒研究所2015年成立的中国首个具备生物安全第四级的P4实验室。

同年3月27日,美国驻武汉总领事傅杰明(Jamison Fouss)和驻北京大使馆环境、科学与技术顾问斯威策(Rick Switzer)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和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会面,他们当时就对石正丽的团队研究蝙蝠表达担忧。

报道说,武汉病毒所的英文网站,已在上周将两年前发表的有关美国代表团造访的新闻稿删除。

截至发稿,国务院并未回复自由亚洲电台关于外交电报与美中疫情信息沟通的查询。

蓬佩奥与杨洁篪通话 强调疫情信息须充分透明

国务院发言人欧塔加斯(Morgan Ortagus)15日则发出书面声明指出,国务卿蓬佩奥和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稍早通电话,蓬佩奥再次向杨洁篪强调,必须要有充分的透明度以及信息共享,才能对抗新冠肺炎的大流行,避免未来疫情再次爆发。


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不但有“可能是人造的阴谋论”,美、中两国外交官更透过推特你来我往掀骂战。尽管风波稍缓,美国情报界追查病毒属性与源头的工作,没有放松,军方也有表态。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 (Mark Milley) 14日说:“很多谣言、猜测,在媒体与网站广泛流传,美国对此深感关切,这也不足为奇,我们也有很多情报,正仔细分析审视。我现在能说的是,证据指向病毒是自然形成的,但尚无定论,还有许多不确定性。”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Mark Milley) (美联社)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Mark Milley) (美联社)

武汉研究类SARS病毒 美学者论文示警高危险

这样的不确定性来自哪里?自由亚洲电台找到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2016年刊出一篇“人类面临类SARS的WIV1冠状病毒”(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研究论文,这篇论文专研中国从蝙蝠分离出的类SARS病毒基因序列。研究认为,WIV1冠状病毒的全基因与嵌合体(chimeric)构成重大威胁,因为病毒可在人类呼吸道与体内迅速增生,这显示病毒有直接传播给人的能力。

当时撰文的作者之一、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巴瑞克(Ralph Baric)后来在2018年预测,人类很快将面临一次比流感还严重的疫情大流行。他的谈话,在社交媒体上开始流传,其中有一句话,意味深长。

“如果你们要强迫我说出,哪一种流感病毒株可能更严重,而我不被允许说出是冠状病毒,我最有可能的猜测是H2型、或是H7型,像是H7N9。”

巴瑞克为何会这么说?自由亚洲电台试图联系他,但截至发稿,他没有回覆电子邮件查询,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

2016年发表的论文备注中提到,感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提供WIV1-CoV刺针蛋白的质粒资讯及相关蝙蝠研究,但巴瑞克等人在文章中一再警示,武汉病毒所在缺乏疫苗与药物下,从事这样的研究,对公共安全危害严重,是在冒险。

除了美国要找出病毒属性与起源,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月14号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议时强调,“要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尽快推出生物安全法”。

中国为什么这个时候强调生物安全?习近平是不是知道中国生物研究中存在的隐患?他又是何时知道的?世界在等待中国的答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文章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首发于 2020-04-16